张萌 1,2 , 田甄 1,2 , 程妍妍 1,2 , 刘洪兴 1,2 , 南群 1,2
  • 1. 北京工业大学 环境与生命学部 生物医学工程系(北京 100124);
  • 2. 智能化生理测量与临床转化北京市国际科研合作基地(北京 100124);
导出 下载 收藏 扫码 引用

探究双曲线传热模型中弛豫时间对房颤微波消融温度场的影响,并与采用 Pennes 模型计算得到的心肌组织温度场进行比较。构建了房颤微波消融的三维模型,弛豫时间(τ)取 0、1、5、8、10、15、20 s,得到心肌组织的温度场,结果表明,消融开始时,双曲线模型的心肌组织最高温度低于 Pennes 模型的心肌组织最高温度,最大相差 21.8 ℃。随着消融时间增大,最高温度逐渐趋于一致。且不同的弛豫时间分别在消融时间达到 3、4、6、7、8、9、10 s 时才开始出现损伤区域。因此双曲线模型对温度的影响会随着消融时间的增大而减小,且在消融开始时弛豫时间会阻碍心肌热扩散的速度,弛豫时间越大,热扩散的速度越慢,为双曲线模型在房颤微波消融中的应用提供参考。

引用本文: 张萌, 田甄, 程妍妍, 刘洪兴, 南群. 双曲线传热模型在微波消融治疗房颤中的应用研究. 生物医学工程学杂志, 2021, 38(5): 885-892. doi: 10.7507/1001-5515.202009084 复制

  • 上一篇

    振动载荷下不同入路腰椎椎间融合术的生物力学研究
  • 下一篇

    基于可穿戴系统的呼吸模式参数量化分析研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