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海鹏 1 , 曹丹 1 , 李颖洁 1,2,3
  • 1. 上海大学 通信与信息工程学院 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所(上海 200444);
  • 2. 上海先进通信与数据科学研究院(上海 200444);
  • 3. 上海大学 钱伟长学院(上海 200444);
导出 下载 收藏 扫码 引用

认知重评是一种重要的情绪调控策略。研究表明,即使是健康的人群也不能保证重评的成功执行,但是从行为学上观察到的重评成功或失败,其背后的神经机制却不清晰。本文招募了 28 名健康大学生进行认知重评的情绪调控实验,实验前完成认知心理问卷,实验过程中同步采集行为学评分和头皮脑电信号。接着,按照效价评分将受试者分为重评成功与失败两个组,然后分别分析两组人员的问卷结果,不同条件下的事件相关电位早期成分 N200、P200 和晚正电位(LPP),以及效价评分之差与 LPP 幅值之差的相关性。结果发现,无论重评成功与否,与负性观看相比,重评都诱发出更大的 N200 和 P200 成分,并且对 LPP 早期(刺激开始后 300~1 000 ms)幅值的调制作用都表现为“增加”和“减小”两种模式。进一步相关分析显示,在重评成功的受试者中,重评与负性观看的效价评分之差越大,两者的 LPP 早期幅值之差也越大,表现出显著正相关;而失败组中没有发现这种效应。该结果表明,重评成功与否对 ERP 的早期成分没有显著影响,对早期 LPP 的影响存在不同的模式;重评成功与失败之间的差异主要体现在 LPP 的早期,重评成功的受试者其早期 LPP 与行为学评分之间具有显著正相关性。更进一步地,小样本分析发现这种相关性仅存在于具有“LPP 幅值升高”这一模式的人群中。未来可以针对这种调制模式进行深入研究,以发现更稳定的成功实施情绪调节脑电的特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