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志鸿 1 , 章超桦 1,2,3,4 , 林海生 1,2,3,4 , 曾少葵 1,2,3,4 , 秦小明 1,2,3,4 , 曹文红 1,2,3,4 , 陈海源 1
  • 1. 广东海洋大学 食品科技学院(广东湛江 524088);
  • 2. 广东省水产品加工与安全重点实验室(广东湛江 524088);
  • 3. 广东省海洋食品工程技术研究中心(广东湛江 524088);
  • 4. 水产品深加工广东普通高等学校重点实验室(广东湛江 524088);
导出 下载 收藏 扫码 引用

为探讨方格星虫水提物(SNE)促进小鼠皮肤创伤愈合的活性及其机制,测定 SNE 的止血作用,建立小鼠全皮层创伤模型,观察伤口愈合形态并测定愈合率;采用苏木素-伊红(HE)、马森(Masson)染色、透射电镜(TEM)观察创面的组织结构;实时荧光定量聚合酶链式反应(qRT-PCR)检测细胞因子及其相关蛋白的表达水平。结果显示,SNE 具有止血作用,能明显提高小鼠创伤愈合率并缩短掉痂时间(P < 0.05)。研究中,SNE 组小鼠表皮生长完全、创面毛细血管和胶原纤维增生明显优于空白(NT)组;第 7 d,SNE 明显降低白细胞介素-1β(IL-1β)、肿瘤坏死因子-α(TNF-α)和转化生长因子-β1(TGF-β1)的表达水平(P < 0.05);第 28 d,相比于 NT 组,SNE 组的 Smad7 表达水平上调,TGF-β II 型受体(TGF-βRII)、I 型胶原蛋白(COL1A1)和 α-平滑肌肌动蛋白(α-SMA)的表达水平下调,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(P < 0.05),而与云南白药组(PC 组)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(P > 0.05)。结果表明,SNE 具有促进伤口愈合活性和抑制增生性瘢痕生成作用,其作用机制与止血、调节炎症因子、促进胶原纤维重塑以及调控 TGF-β/Smads 信号通路传导有密切关联。SNE 作为皮肤创伤修复和抑制瘢痕制剂,具有潜在的临床应用价值。

引用本文: 郑志鸿, 章超桦, 林海生, 曾少葵, 秦小明, 曹文红, 陈海源. 方格星虫水提物促小鼠皮肤创伤愈合及作用机制的研究. 生物医学工程学杂志, 2020, 37(3): 460-468, 479. doi: 10.7507/1001-5515.201908008 复制

  • 上一篇

    钙联蛋白在心肌成纤维细胞活化过程中的作用研究
  • 下一篇

    TRIM5 高表达与胶质瘤患者不良预后和免疫浸润的相关性研究